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沙漠浮萍的博客

我生在水里,长在岸上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那让人缠绵的郁金香》 (七) 原创小说  

2017-04-21 16:12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    翔惊讶之余是惊喜,惊喜于在同学聚会上竟然能再次与维亚相遇,“她是哪位同学的朋友呀?竟是这么的巧啊!” 翔边暗自思忖着,边按捺不住内心的狂喜,急步向维亚迎了上去。
       “美女,------你好呀!这么这样巧啊,金滨花园一别,今天我们又见面了!”
       “哎------是你呀------” 维亚扬起头,先是脸上掠过一丝惊奇的神色,然后开心地露出了一脸灿烂的笑容。
       “正式认识一下吧,我是翔,只因鄙人没什么才华和技能,仅有为‘国家打工’ 的料。” 翔自嘲地说着。
       “太谦虚了吧,是国家公务员?那是精英阶层呀。”维亚扬了扬眉毛,故作恭维的样子。然后,她顿了顿,轻轻地加了一句“ 我是维扬,很高兴再次与你相遇。” 说吧,维亚大方地伸出了手。
      翔连忙也伸过手去,轻轻地握了握维扬那纤细而又白嫩的手。就在那一刹那间,翔似乎感觉到有一股不可名状的暖流迅速地在心头掠过,那是一种莫名的兴奋与喜悦。       《那让人缠绵的郁金香》  (七)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沙漠浮萍原创 - 沙漠浮萍 - 沙漠浮萍的博客
      大厅内华尔兹音乐在轻扬着,那是一曲斯特劳斯的《蓝色多瑙河》,节奏鲜明,旋律流畅,闻之而不由自主想翩翩起舞。翔与维扬欣赏着几对正在即兴起舞的舞伴,会意地对视而笑。然后,他们随意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了下来。他们谈论着英国 “脱欧 ”的走势,谈论着通过限购去房地产泡沫的效果,谈论着那些成功运用资金杠杆在资本市场上身价倍增的影视明星------接下来,他们又谈了文学,谈了人生,谈了爱好。时间在一分一秒地飞逝着,圆舞曲一首又换了一首,他们俩越说越有兴趣,越说越有话题,全然忘了周围的那些同学和朋友们,沉浸在交谈带来的精神上的共鸣与愉悦之中。
     翔边与维亚谈论着,边默默地注视着她,望着她那说话时滔滔不绝,时儿沉稳凝重,时儿眉飞色舞的样子,不由得暗暗地惊叹:此时此刻,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人真是个精灵啊,她不仅仅有着漂亮诱人的外表和敏捷的思维,更有着一定的思想內涵和独特见解的知性女性。特别是刚才交谈中她说的一段话, “ 很多时候一个人之所以能够成功,并不一定是因为他有多少才华和智慧,而是因为他有足够坚定的意志和目标,而是因为历经沧桑之后,他会始终如一地坚守在最初的梦想。而那些目标多变,随遇而安的人最终只会被人们遗忘在了滚滚的历史洪流之中。” 励志女性的形象跃然而出,给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      翔也正当风华正茂的年华,青春似一幅画,青春似一首诗,那充满浪漫情怀和富有想象意念的翅膀,时时扇动拍打着他那一颗激情澎湃而又躁动不安的心。他曾经多么渴望自己这一生能遇到一个相识相知、情投意合、惺惺相惜的人,与她一起手牵着手走完那漫漫的人生之路。如果说第一次与维亚在金缤花园欣赏郁金香时相遇,被她那欢乐纯情自然真挚的飘逸的样子所吸引。 那么这次同学聚会时再次与她相见,更被她所具有的浓厚的涵养和优雅得体的谈吐所折服。翔那颗充满着激情荡漾的心在熊熊地燃烧着------凝望着她那迷人的样子,聆听着她那象夜色一样温柔亲切的声音,翔感受到了一阵强烈的快感,幸福已使他感到头昏目眩,他的心间已升腾起一股燃烧的激情------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《那让人缠绵的郁金香》  (七)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沙漠浮萍原创 - 沙漠浮萍 - 沙漠浮萍的博客
      “ 我已爱上了她,” 翔想 “ 这是肯定确切无疑的。”
      “ 你们俩个谈得如此投入呀,我一进这个大厅就瞧见了你们,在谈论些什么呢?” 一个略带有些沙哑而又熟悉的男中音忽然响起,打断了翔那美妙的动情心思。
      “ 季?------老兄,你这个消防队员今晚行动不够迅速,怎么现在才到场呀? " 翔喜出望外地瞧着站在他面前那高大而挺拔的季,不由分说地挥起一拳轻轻地落在了季的左臂上。
      “今天我们支队又有任务,这不是一结束我就赶过来了吗?我的老兄。” 季也挥了挥拳轻松地回击了两下。
      “ 今晚我们老同学相聚,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,你怎么不带上你那位未来的‘ Darling ’ ?是不是你怕她成为别人的目标?
      “是啊,别人不用防,我就防你这个‘君子’ ,好求窈窕淑女。哈哈哈------” 季开怀一笑,接着话锋一转压低声音,显得神你把她‘雪藏’了。” 翔打趣地笑问着季。秘的样子继续道:“ 其实你早已认识她的。”
      “ 别故弄玄虚了,我的老兄,你的那位‘ Darling ’ 就是有沉鱼落雁、闭月羞花之貌,我这个君子也不会‘ 好求 ’ 的,不是说兄弟之妻不可欺吗?” 翔幽默而爽朗地一笑,随手指了指维亚道:“ 老兄,现在我倒有个美女要介绍给你认识------ ” 翔说着随即显得柔软的目光转向旁边的维亚。
      这时候,翔突然发现维亚正抿着嘴朝他不停地暗笑着,而此刻的季也对着他不断地挤眉弄眼作怪相,“ 你------你们------ ” 翔吃惊地望望维亚,又看看季。
      “ 我不是说了吗?我的那位‘ Darling ’ 你早已认识她了。” 季得意地眨了眨眼说。
      “ 你是说------” 翔有些艰难地用手指了指维亚,“ 她是你的------ ” 
      “ 我的‘ Darling ’。” 季边微笑着边点了一下头。
      “ 什------什么?------” 翔微微地张了张口,他呆住了------   (待续)    
      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5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